陆川拍摄《我们诞生在中国》:这是大电影 不是纪录片

  继《疯狂动物城》《奇幻森林》之后,本年度迪士尼“动物三部曲”的收尾之作——《我们诞生在中国》将于8月12日在国内公映,迪士尼这次将镜头对准了中国特有的珍稀动物,包括熊猫、川金丝猴、三江源雪豹、藏羚羊等。该片导演陆川与迪士尼金牌制片人罗伊·康利2日晚现身南京新街口国际影城,接受采访时陆川特别指出,这是一部野生动物题材的大电影,不是纪录片,它是有剧情的。 扬子晚报记者 孔小平

  《我们诞生在中国》是“迪士尼自然”品牌下首部以国家地域拍摄的自然题材电影,影片聚焦了三个动物家庭的亲情故事,即栖于四川竹林的国宝大熊猫丫丫和她的女儿美美,隐居于西藏雪域高原神秘的雪豹达娃一家,攀缘于神农架密林的逗趣顽童金丝猴淘淘。在春夏秋冬的四季更替中,熊猫丫丫十分宠爱美美,但美美终究有一天要独立面对这个世界;两岁的金丝猴淘淘,随着妹妹的出生,他被猴王爸爸驱赶,于是他加入了流浪猴团体,最后回归家庭被接纳……

  除了这三个动物家庭,影片还用生活在可可西里草原上的藏羚羊和迁徙于中国南北大陆的丹顶鹤,来串联整个故事,同时也向观众展现了中国极为壮美的自然景象。陆川说,野生动物是我们的邻居,与我们有同等的生存地位,在这个地球上,应该给予它们尊重。

  “作为中国电影史上史无前例的自然电影,《我们诞生在中国》是一部建立在真实素材之上的故事片,同时具备了真实性和故事性两种特征。”陆川告诉记者,2004年他的《可可西里》上映,再过12年《我们诞生在中国》上映,这是他第一部拍摄纯动物的电影。他表示,拍摄要求禁止投喂、禁止破坏自然环境、严禁人为干涉动物等,他去了拍摄地点,被摄影师赶回来了,“因为除了摄影师以外,最多一个助手,他们都住在帐篷里面偷拍”。

  之所以再三说明这不是动物纪录片,而是剧情电影,是因为它是有剧本的。陆川特地解释说,前方拍摄队伍基本上每两三天送回一次素材,陆川则需要根据素材的情况不断进行创作并调整剧本。其实记者在看这部电影时就感觉到了这份难拍,三个家庭就像真的在走剧本一样生活,尤其金丝猴淘淘,据陆川说,起初金丝猴的主角选的是淘淘的爸爸,也就是新猴王,但从素材里面发现他除了有很多母猴外,就是被进贡吃各种食物,后来陆川又想选择老猴王,也就是片中名为公鸡的金丝猴,结果发现也没什么戏,最后锁定在淘淘上,“其实淘淘就像我们小时候,与家庭叛逆,疏离,然后又回归,特别像人类”,所以看到这些解释,就可以想象陆川的感叹,这部电影的难度和工作量超过了他以往参与的任何一部剧情片。

  陆川介绍说,为了寻找中国最美的自然风光和富有特色的物种栖息地,来自法国、英国、美国、德国四国的五位摄影师分为五组,进行了长约18个月的跟踪拍摄,深入卧龙、神农架、可可西里、三江源、盐城等多个自然保护区,得到了约350个小时原始素材,最终完成了这部80分钟的电影。

  哪个动物最难拍?陆川说,拍雪豹的那位英国摄影师很崩溃,他永远特别艰苦地在风雪中等待,因为那里天气多变,一会儿下雨一会儿下雹子一会儿出太阳一会儿下雪下大雾,所以就很崩溃,这组镜头观众们可以在片尾的彩蛋里看到。记者确实看到,这位摄影师一直在苦中作乐地调侃天气。而且雪豹又特别擅长运动,运动半径有80公里,所以经常一两个礼拜才拍到有用的镜头。而且雪豹的视觉听觉都非常敏锐,它远远地看到你就马上跑掉了,“我们当时还在地上挖了很多坑,挖了很多掩体,就让摄像躲在里面。”有一次趁雪豹出门打猎,摄影师冒着生命危险爬到它的窝附近,意外发现了两个雪豹娃娃,摄影师赶紧在窝上方装了一个隐蔽摄影机,得以拍到很温馨的一家三口画面。

  说到其他挑战,陆川说,片尾字幕彩蛋上已经放了不少,其实还有更多的,比如拍熊猫时,为了拍到熊猫丫丫放松地哺育美美,“我们团队就穿上熊猫的衣服爬过去拍,四川很潮热,熊猫皮穿在身上非常难受”。

  陆川透露,在做这部片子期间,自己的孩子出生了,之前剪辑大熊猫丫丫时,他不太有感觉,因为这一家不像金丝猴淘淘家的剧情那么跌宕起伏,更多的是温馨和母爱,就会显得平淡,没想到,那些天自己每天用微信跟老婆聊天时发现,老婆抱孩子的样子特别像丫丫抱美美的样子,为人父的陆川慢慢就能理解那种父母对孩子的点滴细微的爱,因此这段剪辑得特别温馨但又意味深长。“我们要表达的是生生不息的主题,所以在金丝猴和雪豹的故事里,它们分别给这个主题带来了不同的色彩,比如雪豹的命运是悲壮残酷的,淘淘则是自由的。”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